您的位置:首页 >人文晋中>晋在晋商 >兴衰始末>详细内容

全面衰落

来源:史志院 发布时间:2014-06-04 浏览次数: 【字体:

    民国元年(1911),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推翻清朝政府,建立中华民国。不久,袁世凯窃夺了辛亥革命的成果,全国陷于军阀混战的混乱状态。从此,晋中商帮急剧衰退,一蹶不振。由于辛亥、壬子事变中的战乱、兵变和治安失控,使经济遭到严重破坏,晋中商人损失惨重。许多地方的大批商号、票号被抢被焚。在武汉,武昌起义不久,清军即来“援剿”,于11月1日夺占汉口,大肆焚烧抢劫,大火连烧三天三夜,市区五分之一被毁,“市尘栉比数十里,一旦焚烧残破,商民流徙”。在成都,12月8日发生“巡防勇”兵变,伙同哥老会,“万余人放火烧藩库,并将藩库、当铺、银号、票号、盐号,及大商富室、城外铺户一律抢空”。在袁世凯策动的“北京兵变”中,北京所有商业街市的铺户都被抢被焚,几无一存,“被抢各商皆有,而以银号、钱铺、当铺尤为甚”。天津“各行商业约有数千户财产荡然”。民国2年(1913),天成亨、日升昌、蔚泰厚、蔚丰厚、蔚盛长、宝丰隆、百川通、新泰厚、蔚长厚、协同庆、存义公、锦生润等12家票号向财政部报告,其在汉口、成都、西安、太原、北京、天津、自流井、宁夏等8个地方,兵乱中被抢现银133.59万两,财物折银30.86万两,合计164.45万两,每家平均损失13.7万两。特别是随清政府的垮台,与清政府关系密切的晋商遭受致命打击,票号借给清政府及其官吏的款项付诸东流,有去无回,得不到回笼,而在改朝换代、时局动乱中,许多手持钱票、银票者和存款者,纷纷到票号兑取现银。北京协同庆、合盛元、志成信、大德玉等票号,因无法应付挤兑,掌柜与伙友相率逃跑,关门停业。上海“钱庄票号一百数十家,只强存二十余家,官设之钱局银行亦复毁伤窒碍”。票号贷款,除清政府各省衙门及前清官吏的贷款已无主可收外,其余工商铺户和个人贷款,回收也极为困难。由于票号为信用存、贷款,尚未倒闭的晋中票号,面对存款户的纷纷提款,为维持自身信用,仍想方设法给予兑付,一般小额存款照常还本付息,大额存款照付利息。至民国3年(1914)底,晋中票号有其昌德、大德川、协同庆、志成信、合盛元等5家被迫关闭,坚持营业的尚存18家,为平遥帮蔚丰厚、蔚盛长、宝丰隆、蔚长厚、协同庆、百川通、蔚泰厚、新泰厚、天成亨、日升昌等9家,祁县帮存义公、大德通、大德恒、三晋源、大盛川等5家,太谷帮协成乾、大德玉、锦生润、世义信等4家。

    面对票号的纷纷倒闭,以平遥、太谷帮为主的14家票号分别禀呈国务院、财政部和农商部,请求政府给予保护和支持,同时还试图联合起来筹组银行。先由各分号建议到各总号会议,最后决定结束票号,以股份有限公司性质联合创办商业银行,定名“汇通实业银行”,暂定资本300万元。但在信用危机中恐招股一时难以奏效,又拟向农商部借款,或由政府担保向外国银行团借款,均未能成功。后又催还山西修筑同蒲铁路和筹组保晋矿务公司所欠各票号款本息约100万两,仍然因地方财政困难泡汤。最后请政府附入官股,又被拒绝。晋中票商陷入一筹莫展的境地。民国4年(1915),日升昌票号因为合盛元票号具保受牵连,北京分号掌柜在北京地方检察厅追索之下逃跑,平遥总号被查封,不得不宣告破产。后应债权人之请求,暂免破产执行,维持营业,收账还债;民国5年(1916)5月,蔚丰厚票号报请财政部批准,由蔚丰厚出资100万元,招新股100万元,改组为蔚丰商业银行。民国6年(1917),俄国发生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沙皇被推翻,沙俄时代的俄商破产,卢布贬值,旅俄晋中商人损失惨重。其中,仅在莫斯科一地,榆次常家损失白银达140万两,太谷曹家损失资本80万两,连同利息合计达100万两,另有价值37万两白银的俄钞变为废纸。此后不久,俄国禁止私商经营,旅俄晋中商人彻底退出俄境,在俄国的资产或被没收,或被抢劫、焚毁,血本全无。到民国10年(1921),晋中票号又有15家先后歇业、倒闭、改组或处于清理过程中,仅留下祁县帮三晋源、大盛川、大德通、大德恒4家票号勉强维持。民国11年(1922),第一次直奉战争中,奉系军阀战败,奉钞大幅度贬值,在东北的晋中商人遭受巨大损失。尤以经营当铺、钱庄、银号、账庄等金融业为重点的晋商,损失更为惨重,店铺倒闭甚多。以东北为业务重点的太谷曹家,各商号损失高达100多万两白银。民国13年(1924),外蒙古正式建国,成立蒙古人民共和国,废除对外条约和原有蒙钞,晋中旅蒙商再次蒙受巨大损失。在库伦经商的晋中商人大部退回,失去在外蒙古市场的垄断地位。民国15年(1926),外蒙古市场被完全关闭,晋中旅蒙商彻底退回内蒙古或故乡。以对俄蒙贸易为重点的榆次常家、祁县乔家和渠家、太谷曹家,以及设在包头的大盛魁等商号,资产损失最大,并失去了外蒙及俄国市场,商业一落千丈,迅速走向衰退。民国17年(1928),大盛魁负债累累,最后倒闭。民国18年(1929),大盛魁投资设立的大盛川票号也被迫歇业。晋中票号仅剩祁县渠家的三晋源和乔家的大德通、大德恒3家,由渠、乔两家拨款勉力维持。民国20年(1931),日军发动九一八事变,侵占东北三省,晋中商人大部逃回山西,极少留在东北的商业店铺也被日军控制。民国21年(1932),日升昌票号改组为钱庄,在平遥设总号,北京设分号,收撤其余各处分号,继续经营还债。民国23年(1934),三晋源票号无法经营,宣告歇业。

    民国26年(1937)7月7日,日军发动全面侵华战争,晋中很快沦陷。晋商大户为避战火和日军劫掠,纷纷关门停业,举家外逃,留下的少数商号在日军统治之下,残喘经营,昔日店铺林主、商贸繁盛的平遥、祁县、太谷、介休、榆次等县城,经济凋弊,十分萧条。民国29年(1940),在日军“整顿金融”暴政下,大德通、大德恒票号被迫解散,晋中票号从此消失。辉辉煌煌几百年,创造了许多商业神话和骄人业绩的晋中商帮最后走向衰亡。

【打印正文】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