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人文晋中>晋在晋商 >巨族豪宅>详细内容

平遥乔家

来源:史志院 发布时间:2014-06-04 浏览次数:142 次 【字体:

平遥乔家山乔家,原籍汾西县三革村。明洪武十三年(1380),迁居平遥县乔家山村。到明永乐八年(1410)乔氏第八世乔木时,考中举人,升迁为户部主事(六品)。十世乔世杰,“数举乡宾,与士大夫同沐皇恩”。十一世乔崇吉,“荣膺户部清吏司寿官之职”。十三世乔汝晃,“勤俭持家,产业万兴,一切器皿俱罔不成行”。到清道光、同治年间,乔怀瑾的父亲、第十九世乔先桂,捐有从四品武职都司衔。光绪三年(1877)大灾荒中,乔家一次捐银1400两、钱300贯以赈灾。

乔怀瑾(18521928)13岁时,入城内兴记布庄做学徒。光绪三年(1877),在父亲支持下,出资收购了邢村(今喜村)毛家的兴记布庄,自任掌柜。光绪九年(1883),又收购了毛家在城内西郭家巷的晋泰昌花布庄,并仿效票号在各地设立分号的网络经营方式,在从平遥通往各重要商埠沿途一带设置十余处栈房。其中,平遥到晋南一线有介休、灵石、洪洞、运城栈房等;平遥到陕北一线有汾阳、离石、柳林、碛口栈房等;平遥到天津一线有太谷、榆次、太原、天津栈房等。晋泰昌花布庄主要经营棉花和布匹购销,将晋南产棉区的棉花收购运往天津出口,然后从天津等地运回各种花色布匹,运往各栈房销出,很快成为平遥最大的布业批发商。光绪二十七年(1901),又在介休城内开办了源泰昌花布庄。

乔怀瑾的胞弟乔怀玠(18561931),初在兴记布庄协助兄长乔怀瑾经营。后为日升昌大掌柜张兴邦相中,被先后聘为北京、上海等处日升昌分号掌柜。光绪三十二年(1906)前后乔氏兄弟分门析产时,离职返乡,专门经营兴记布庄。

民国12 (1923),乔怀瑾出资10万银元,在平遥西大街投资兴建拥有两座大院、十间门面的源泰昌花布庄铺号,将乔家的商业经营活动推向一个高潮。到20世纪30年代前后,家中资产已达相当规模。

民国19年(1930)中原大战后,晋钞贬值,平遥邢村毛家的日生烟店难以维持,只得与乔家合资经营。乔家的新一代掌门人乔凤翔(18751944)、乔凤鸣(19011944)兄弟断然出售兴记布庄,将资本40万银洋注入日生烟店,并将铺号更名为日生兴记烟店。烟店在曲沃县小许村的烟场也由原来的二块拓展为四块,占地面积由原来的30亩扩展到60亩。所产纸烟主要销往介休、榆次、大同、杀虎口和张家口、绥远、蒙古及俄罗斯等地。每年总销量在1万件以上。仅烟叶一项,乔家每年约收入数百万元。

随着日生兴记烟业带来滚滚财源,乔家商业得到全面拓展,陆续开设一些新的铺号。民国23年(1934),凤翔、凤鸣、凤来三兄弟投资,在平遥城内南大街创办懋迁恒花布庄,先经营布匹,后又增加金银、首饰等品种;同年,凤翔又与族侄乔麟趾、麟经合资,在平遥城内米家巷开办德昌当铺;民国24年(1935),凤翔、凤鸣兄弟又在北京前门大街创办德润兴银号;在天津开设泰昌当铺;乔凤歧出资10万块银洋,在汉口开办了瑞记钱庄。至此,乔氏商业达到鼎盛。

民国26年(1937)日本侵略军逼近平遥时,乔家族人避居天津,只有乔凤翔躲避到离石一带,就近遥控铺号事务。日军侵占平遥县城后,乔家铺号多数被迫关闭,只有日生兴记烟店勉强维持,业务也由原总号办理,改为用马、骆驼驮运或车运等方式,昼伏夜行,直接经文水运抵忻州、崞县、定襄、五台、繁峙、代县等地销售,尽量躲避日伪军的抢劫和纠缠。但仍于民国23年(1944)遭日军洗劫。乔凤翔遭此厄运,气绝身亡。远在天津的乔凤鸣得知烟铺被抢,忧急成病,不久也撒手人寰。随之天津泰昌当铺、北京德润兴银号也相继倒闭。三财东乔凤来失去生活来源,很快落入窘境,将购置不久的祁家大院出售,搬入典赁的民房居住。

乔家另一财东乔凤岐(19121960)在汉口开办的瑞记钱庄,在武汉还未沦陷时就关门歇业。在平遥的源泰昌花布庄在日军侵入平遥之前,已秘密转移至西安,以西安为中心进行贸易活动。还在国民党统治的西部和南方各省设立了十几处栈房,继续利用商业网络开展业务。西安解放前夕,铺号关闭,钱物、人员全部撤回平遥。至此,乔家商业全部垮台。
【打印正文】

相关信息

  • 暂无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