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人文晋中>历史人文>历史故事>详细内容

吸马掌的故事

来源:史志院 发布时间:2017-09-11 浏览次数:242 次 【字体:

寿阳城南三十里有个小村庄。传说很早以前村里有个穷人,中年丧妻,身边留下个十岁的女儿,父女终日砍柴打猎相依为命。

一天,父女俩在砍柴回家的路上,遇到了皇宫派出选妃子的一班人马。两人迥避不及,伏于地上让人马过去,好再赶路。谁知这伙人来到他们身边,有两个人滚鞍下马,抓住一个的脖颈,象提鸭子似地提起来,一看是一老翁,二话没说,象扔石头一样扔到一边;又提起一个一看,哎呀,真是天上少有,地下难寻的美女子。俗话说:再丑的姑娘十八九也是鲜花,何况又是个柳叶眉,杏子眼,樱桃小口,身段窈窕的人儿。常言道:人是衣架,马是鞍架。将这身破衣烂衬换成龙凤锦衣,就是天仙也不敢跟她媲美。两个人架起姑娘就走,老头大喊大嚎地求情都无济于事。女儿听爹如此伤心,就对挟持的人说: “你们要我走也应让我爹受我一拜。”

两人听了这并不高的要求,马上答应。女儿走到父亲面前,泪珠交流:“爹,受女儿一拜。”拜毕,又从身上掏出一个鸡形针扎子,递给父亲,哽咽着说:“爹,你想我时,就看着它,它会……”话还没完,两人就架着她上马飞驰而去了。

老头象丢了魂似地呆呆地坐在那里,坐呀,坐呀。腊月天气,一眨眼已满天星斗,手脚都冻得麻木了,站也站不起来。他就爬呀,滚呀,也不知用了多少时间才回到家。他在黑暗中摸索着女儿用过的每一样东西,喊着女儿的名字,却没有女儿的音影。他绝望地用两手在胸前抓挠、捶打,浑浊的眼泪顺着两颊滚下。猛然他想起女儿临别时的话,忙从怀里掏出那个针扎,上面有大针,也有小针,他跚蹒着扶着墙壁走到小窗前,借着皎洁的月光看着。慢慢地奇迹出现了,这东西在手里动了,接着两眼发出了亮光,那个布嘴变成了真嘴,两个大针变成了鸡腿,小针变成了鸡爪,“咽”地叫了第一声。老头揉了揉眼,不错,确是只活小鸡,这小鸡象小孩吹气球那样,一霎时成了大花母鸡,然后下了二十个蛋。这二十个蛋又变成了小花鸡,这样鸡生蛋,蛋变鸡变了几次,没多久他家的鸡蛋就成了堆,这可乐坏了老头。兴奋之余才觉得又饿又累,浑身没有一点力气,软溜溜地躺在鸡蛋旁边。刚合上眼,就见女儿哭泣着对他说;“爹,你不要吃这些鸡蛋,也不要卖,把它们放在咱门口,再放上一只母鸡,旁边放些草圪节……。”老头忙起身准备对女儿说些什么,可他说不出,一着急醒了,原来是个梦,但他仍照着女儿的话做了。

鸡蛋一直垒到黎明,刚把母鸡和草圪节放上,门外刮来了一阵狂风,冲门撞进来,把他吹倒在地,堆好的鸡蛋也哗啦啦地塌下来,他忙用手搂,觉得毛茸茸一堆。风住了,他睁眼一瞧,那毛茸茸的东西在淡淡的晨光中蜷缩着,好象是一条狗。他把门关上,这小家伙的两眼一睁,满屋通亮,借着光一看原来是匹顶小顶小的马,这小马也象小鸡一样霎时间长成了一匹大红马。

大红马在他身旁,不是咬他的手臂,就是用头碰他的脸,要不就是用尾巴拍打他的 身体,这使他高兴万分,他的头又是一阵晕眩,就什么也不知晓了。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睁眼一看,原来是枕在大红马身上,他爬上了马背对大红马说:“我饿”。大红马两耳一竖站了起来,夜色里,他只觉得象腾云驾雾,耳边响起飕飕的风声,吓得他两眼不敢睁、也不敢动。少时,耳边不响了,睁眼一看,来到一个人声吵杂的小店门前。下马推门进去,屋内灯火通明,一伙人把他让到桌前,马上端来了饭菜,他狼吞虎咽地饱吃一顿,又把衣袋也装满,打着饱食走出门。见门前有块大石头,他撩脚象骑马似地骑在上面,顿时又象来时那样飞腾起来,一会儿工夫就到家了。

从那时起,不管村里谁有什么难办的事,只要他对大红马说一声,片刻就办妥了。

再说女儿,进入宫中,深得皇帝宠爱,她说出的话,皇帝没有不依允的。一天,她对皇帝说:“君王,你的声望是世人皆知的,可是每次出门总是那几匹劣马,既煞威风,又碍身驾,如有一匹日行千里,夜走八百的马该有多好啊!”皇帝听了,往她跟前凑了凑,两手托着她的肩膀,柔声细气地说:“爱妃,谁说不是,可哪有这样的马呢?!”

她见皇帝真想要这样的马,就说:“君王,我村里有这种马,你可差人去……”没等把话说完,皇帝便传了圣旨:限三天把马交来,否则就治欺君之罪。

三天过去了,不见马来,第四天文武大臣倾巢出动,黄昏迎朝,别说马,就一根马毛也没拣到。

 消息传到爱妃那儿,爱妃对皇帝说:“君王,你派得尽是酒囊饭桶,他们饱食终日,那里认得千里马。”说着她便把千里马的马蹄外似杏叶里似梅花的特点说出来。

 第五天,御驾亲临,浩浩荡荡来到山庄。村民们都说没见过什么千里马,没想到一个没得大红马好处,倒想得到皇帝恩赐的人跑来告了大红马的具体特点,而且自愿带路。

 这家伙领着大队人马,找到大红马常住的沟里,遍地马蹄,只是不见那匹马。皇帝忽然想起里似梅花外似杏叶的特点,立即传令所有人马爬行辨认蹄形。他们一个个象瓢虫一样在地下移动着,找呀,找呀。忽然那个领路人喊道:“在那儿呢。”顿时所有的人朝着他指的方向望去,真是一匹异乎寻常的大红马。他们满身泥土也顾不得扑打,翻身上马,蜂拥而至。这马朝来人一望,四肢使劲一蹬鬓毛直竖,仰头“嘶嘶”地叫了几声,霎时眼前的马都两腿一弯,口吐白沫跌倒在地。那些马上的人也栽下马来,有的碰破了前额,有的压扁了鼻梁,还有的磕下了门牙,血在脸上淌,泪在眼里滚。那皇帝一头栽在前面一匹马的屁股上,锦衣也弄得一塌糊涂。这伙脸青鼻肿,头破血流,狼狈不堪的队伍好容易才从地上爬起来,那些马还不能动,皇帝又率领大队向大红马扑去。

 大红马见向自己扑来,前腿腾空,一头把山崖撞开了窟窿,钻了进去。追马的人也跟着跑进洞里......

 爱妃等了七天七夜不见一人生还,回村找到爹来到洞口往里一瞧,黑咕隆洞,里面传出呼呼的风声,至此再没第二个人敢进去过。

 打那起,人们就把这个洞叫吸马洞,那个村庄叫吸马庄。这等好的马,后人谁都不乐意它消失在洞里,便把吸马庄更名为吸马掌。

 至今,洞依然如故,马却不见踪迹。


【打印正文】

相关信息

  • 暂无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