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人文晋中>历史人文>历史故事>详细内容

法师失手琵琶窑

来源:史志院 发布时间:2017-09-12 浏览次数:166 次 【字体:

琵琶窑位于榆社县城北八十里处的八赋岭下,与和顺、太谷、榆次三县邻界,是浊漳河北源的发源地;原为榆社县两河口乡辖下的行政村,现已整体移民至箕城镇泥河口村。

琵琶窑深居幽谷,状若琵琶,故以此为村名。在榆社交通极不发达的上世纪中叶之前,这里曾是太原、榆次、太谷、榆社,北上顺德府(今河北省邢台市)、北京等地通衢官道的必经之地。此官道被乡民称为周八道,即每逢八里路就有一个店铺。繁华之状,可想而知。当时的琵琶窑,酒肆、客栈应有尽有,官民商客往来其间,好不热闹。后随着太邢公路、太焦铁路先后纵贯榆社,这条官道方渐渐销声匿迹,琵琶窑也随之结束了它的繁华旧梦。

也正因为地处交通要道之便,这里的许多人便生着法子寻找“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好生活。又因这一带林茂山大,常有毒蛇出没伤人伤畜,所以,又因此而兴起一样特别的行业——拘蛇。

法师便是拘蛇之人。法师的主要“业务”是驱妖捉鬼,拘蛇只是小菜一碟。法师拘蛇,只需手持法器念几声咒语,便可将蛇召至跟前。如若人畜被蛇咬伤,只需要把法师请来,念上几声咒语,照着伤处“呸呸”唾上几口唾沫,便会万事大吉。有时来不及送伤者,只要告诉法师是在哪里哪里被咬伤的,法师也会用咒语为其治愈或者稳定伤痛。

焦红寺(村名)附近有一个法师姓胡,法术颇高,凡是有魔病异症,都可手到病除。至于拘蛇祛毒这样的小事,更是不在话下。但胡法师也有个毛病,给人看病不但要价高,而且总喜欢生着法子得不义之财。变蛇也是胡法师的拿手法术。他看到官道上常有客商过往,便经常拿根小树枝扔到路上,或是在路上划个道道,然后念上几声咒语,就可使之幻化为一条毒蛇(乡民谓之土蛇),单等有人路过,跳起来就是一口。伤者一路打听,自然就会求到他的门下。

有一次,他照例又将一截干树枝变了一条黑乌蛇放在路当中。工夫不大,有一支驼队正好经过,赶驼的小伙子“哎呀”一声大叫,立马就昏过去了。驼队的把头过去一看是被一条毒蛇咬着了,微微地皱了皱眉,然后带着两个伙计抬上伤者,一边走一边向附近乡民打听这一带谁可以治蛇伤。乡民们都说要治蛇伤,就得找胡法师。

一行人就问寻着找到胡法师家中。

胡法师装模作样看了看伤势,麻拢搭眼念了几句咒语,又朝伤口处“呸呸”唾了两口,便道:“没事了。”那伤者摸了摸咬伤的腿,又站起来跳了几跳,果然一点也不疼了。把头一看,也很高兴,先向胡法师说了几句感谢话,然后就掏出几枚碎银子给胡法师。胡法师斜眼一瞧,就摆了摆手。把头有点意外,忙问:“莫非先生看病不收酬劳?”胡法道微微一笑:“非也非也。”把头又问:“那你为什么不要我们的纹银?”胡法师又是一笑:“不是不要,只是手中那点碎银子既有失你掌柜子的身份,又不合我的规矩。”把头有点生气,但还是忍了忍,又问:“那你看我们给你多少才合规矩呢?”胡法师将一只手伸出去一晃,道:“不多,就一巴掌。”把头一愣,这不成明抢了吗?但还是没发作,一边说“行行行”,一边就掏了五两银子放到桌上。

临出门时,把头忽然转身道:“你看我是个过路之人,走得口渴舌躁,可不可以麻烦你给我舀瓢水喝?”

胡法师得了银子,心里很是高兴,忙道:“这有什么麻烦的,我这就给你瓢去。”言罢,就找了水瓢舀上水,又拿了只碗要往进倒。把头却一把把地拦住,笑着说:“碗就不要用了,我还要赶路呢。你就给我倒到这里吧。”说着,就把头上的草帽摘下来。

胡法师只是一愣,但也未作多想就把水给倒了进去。

把头又道一声“谢了”,便端着一草帽水走了。

等行至驼队停留的官道上,把头就故意把草帽里的水抖得上下晃荡起来。小伙计们不解,忙问他为什么要上水不喝,只是上下晃动?把头诡秘地一笑,说一会自然就知道了。

再说那胡法师,看着把头等人离去,便又爱不释手地把那五两银子拿在手里把玩起来。谁知,工夫不大,肚子忽然疼起来了。起初也没当回事,就那么硬忍着,可是那肚里却如翻江倒海一般,越忍越疼,疼得他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最后只能抱着一颗老大肚在地上又哭又叫驴一般打起滚来了。

他的儿子正在门外干活,听到哭喊声马上就跑回来。儿子看他爹刚才还好好的,现在忽然就肚子疼得死去活来的,觉得有点奇怪;又想他这老子平时就经常不办人事,今天说不来是遭报应了。于是就问:“爹啊爹,刚才你给人治伤要了人家多少银子?”

胡法师一听,恍然大悟,知道今天是碰上高手了,忙道:“儿子儿子,赶快背上我去追那个赶骆驼的。”

把头一行并没走远,此时刚到琵琶窑村口,看到胡法师追来,就又停了下来。胡法师忍着疼痛,“扑嗵”一声跪在了把头跟前,声泪俱下地央告道:“大掌柜的行行好,我知道错了,你就放过我这一回吧。以后我若再干这伤天害理之事,天打五雷轰!”

把头看他说得诚恳,心下已不忍再难为他,便说:“盗尚且有道。你一个山野村夫,既是有过人之术,就当以善处世,治病救人,怎可逞一时之能,行不义之举?”

原来,这把头也是个身怀绝技的大法师。

胡法师不再说什么,只是一个劲地瞌头告饶。

把头冷着脸道:“今日暂且饶过你,以后若再如此,我就是在千里之外,也可取你的小命!”言罢,便将手中的草帽和水向路边扔去——说也奇怪,胡法师的肚子竟立马就不疼了。

自此之后,这个胡法师便再也不敢拿上他那点雕虫小技祸害人了。

【打印正文】

相关信息

  • 暂无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