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人文晋中>历史人文>历史故事>详细内容

张(旗)布政的故事

来源:史志院 发布时间:2017-09-12 浏览次数:687 次 【字体:

    屯村张旗自幼天资聪颖,勤奋好学,知礼明义。明朝永乐(1403)年间甲午科举人,乙未年(1415)任山东省安丘县县令。庚子年(1426)春二月,山东省蒲台唐赛儿聚众起义,张旗因平定战乱有功,皇帝诏见张旗以功升任山东左布政司,妻柴氏封诰命。此后在屯村和东乡一代乡民称其为张布政。

    据说后来张旗入朝觐见皇上时,皇上马上就会感到头晕目眩,浑身发软心慌意乱而坐卧不安,一连多少次都这样,不由得皇上心生疑惑,有一次退朝之后,皇上就将此事说与丞相。

    丞相本是个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半仙,掐指一算不禁大惊失色。皇帝忙问:“怎么了?”丞相说:“万岁爷的凤阳老家背靠的是一座兔头山(意思是来龙山脉直来直去),而这姓张的榆社屯村老坟面对的是一座狗头山(意思是山势龙脉延伸一段后忽然又掉头折回来)。自古狗兔不相容,见面必相克,难怪那张布政一进朝,万岁爷就心发慌而身心不舒服。屯村老坟取天狗啸风贵局,藏风聚气贵不可言。”丞相的一番话,让皇上惊恐万状,放出一身冷汗。心说幸亏我多个心眼,要不然我这真龙天子真将会断送在这么一个小小的“狗东西”手里。可皇帝毕竟是一国之君,遇到什么事情,一般是不会偏听偏信的,即使是自己很信任的丞相的话也要核实后再做决断。于是过了几天,就派了一个知阴阳懂风水的高士到山西榆社实地察看。

    那个风水高士扮作云游道人,一路风尘仆仆来到榆社。高士行至屯村,只见炊烟袅袅,槐荫蔽日,乡民荷锄而出,牛羊悠然而行。“好一派田园景象!”此时,高士被眼前的风光吸引,当他把目光转向屯村对面的山岭时,高士不禁大吃一惊。原来屯村南面的这道山岭,自西向东绵延30里,可偏偏这道大岭之中,又分出大大小小,高高低低72座小山头,而且每座小山头山势都是先由东向西而走,走不多远又掉头折回。这便是风水上说的“狗头山”。如果命中有官运者在这狗头山正北居住,那这家后代子子孙孙将会出三石三斗芝麻官。

    高士看了老半天,摇头自叹:“可怕啊!可怕!可惜啊!可惜!”高士考察完毕,转身回京复命去了。

    高士回京后,将所看到的一切如实地向皇帝做了汇报,皇帝一听这张布政老家果然面对的是72座狗头山,他心里便暗自琢磨这该怎么办才好。皇上想了老半天也没有想出个好主意,无奈之下,又请丞相和风水高士商量。高士说:“干脆派人把那72座狗头山都刨掉不就行了吗?”可丞相说:“张布政已是朝廷二品大员,这么平白无故去刨可不行……”那高士听了有点不耐烦,将手高高一举,做了个“杀”的动作便说:“这不就行了吗?”丞相一惊,忙  说:“也只好如此了。”皇上听了犹豫再三,最后还是只好恩准了。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张布政命运如此,过了不久,张布政便以莫须有的罪名被杀害了。

    张布政被杀以后,皇上心中有愧,于是颁了一道圣旨按王公之礼厚葬张布政,命工匠铸造一颗纯金脑袋作为陪葬。据说为了迷惑居心不良者,怕事后盗墓,安葬张布政时断断续续一连发了3个月丧,今天抬一副棺材出去,明天再做一处新坟,这样人们就很难知道金脑袋埋在哪里了。趁着为张布政出殡办丧失之机,朝廷派遣许多军士扮作民夫和石匠,按着丞相和风水高士的指点,在绵延的狗头山上开始东刨刨西挖挖,明地里是给张布政老家风水祛除阴邪之气,暗地里正是给张家破坏坟茔风水。

    按照丞相的说法,如果要真的挖断这狗头山来龙主脉,这山里边一定会有动静的。可是那些民夫石匠一连苦挖七七四十九天,还是没有一点动静,已经在那道岭上斩断三道大豁口——即现在的小卜水头村东北的寨壑、东垴村的老壑、屯村的白马神沿。此三处沟壑就是当时为了破坏张家风水而挖成的,之后就有了这三个地名。每处每道沟壑深有八九丈,宽有20来丈。他们挖了三道沟壑还是什么动静也没有,高士和军士都很忧虑发愁,准备收工回京。挖到50天时丞相下令明天将不再继续挖了,就在这天的晚上,有个工匠在白马神沿干活,回去后发现把錾尖子落在工地上了,于是赶紧返回去寻找。当工匠走到白马神沿土崖下时,忽然听到崖逢里有说话的声音,于是他侧耳细听,有的说:"快走,快走!”有的说:“好怕,好怕,再挖3尺咱们就活不成了。”这个工匠听得胆战心惊,錾尖子也顾不上找了,吓得扭头就跑。工匠跑回驻地报告了这个消息,高士听后高兴极了。第二天下令把所有的民工石匠集中到白马神沿来刨挖。就这样一壁壁土崖,一层层石头地使劲挖下去,只见石缝中,土坎下,到处都是千丝万缕的芦苇根,有粗的,有细的,细的是日常见到的样子,粗的有碗口那么粗。奇怪的是那一根根被斩断的芦苇根里流出的是血水,整整流了三天三夜,终将一道长长的石崖根被染成血红色……

    芦苇根流出的血正在向河里流去,上天发现人间刮起了大风,一直通往天上,天上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后来发现是破坏了张家风水,于是赶快派遣天狗将血舔尽,因为如果这血和河水相混,张姓子孙后代照样出三石三斗芝麻官。

    事后,这道石崖附近被老百姓叫作染红崖底,此地名一直沿传至今。时至今日,白马神沿一带,特别是染红崖底的土与石头还是血红的颜色。


【打印正文】

相关信息

  • 暂无资料